《監察法》幾個實務問題的探討

 
 
打印

《監察法》為監察機關履職提供了實體和程序方面的法律依據。通過學習和實踐,現就《監察法》適用中幾個問題作以探討。

一、各級監察委員會調查的是涉嫌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問題,不再是違反行政紀律問題

監察機關工作人員應轉變角色和觀念,針對監察對象的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予以調查,而不再調查其違反行政紀律問題。所以,初核期間首先應查明監察對象涉嫌的違法行為是否與其履行職務有關,然后再確定其違反了哪部“法”。例如,一個公職人員殺人了,雖是監察對象違反刑法,但其行為本身并不是職務行為,就不屬于監察機關管轄,而涉嫌普通刑事犯罪;公職人員賭博,雖是監察對象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因為賭博與其職務無關,所以也不是監察機關管轄的案件,屬一般違法行為。而與職務有關的案件,比如陜西安康京昆高速“8?10”特別重大道路交通事故,監察機關關注的是公安交通管理部門和高速路政部門是否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履行了職能職責,如果履職不到位他們就違反了這部法律,構成職務違法或職務犯罪。

監察機關不再關注違反行政紀律問題,筆者理解因為行政紀律大部分都在“法”中涵蓋了,“所有政紀均已成為國家立法”。查閱《公務員法》《行政機關公務員處分條例》等法律法規,里面已列舉了違法違紀行為的種類和處分檔次,只是很多人原來沒有注意“違法”二字。另外,大部分部門法都會單列法律責任一章,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如有違反,就給予處分,這本身就是法律規定,不是行政紀律規定給予處分。監察機關不再關注違反行政紀律問題,筆者理解另一個原因就是,法律沒有列入的一些細小事項,作為內部規定被各單位明確后,如有違反則屬于各單位履行主體責任、內部管理的范疇。

二、監察機關調查中如何確定監察對象違反了哪部法

《監察法》所說的“違法”,筆者理解是廣義上的“法”,包括憲法、法律、行政法規、行政規章、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等。這些法律法規種類繁多,可從以下三種途徑確定其“違法”:

首先,從公權力領域找“法”。可從監察對象履行公權力涵蓋的領域找“法”。如監察對象是土管部門人員,可先看看土管法的規定;環保部門人員,看看環保法的規定;法官則看法官法;檢察官則看檢察官法,等等。如果其行為違反了對應“法”的規定,就違反了這部“法”。

其次,從身份性質上找“法”。調查人員應查清監察對象所在單位性質和職位崗位。公務員或參公管理人員,則先看他是否違反了《公務員法》《行政機關公務員處分條例》;事業單位人員則先看《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處分暫行規定》。比如,《公務員法》第九章懲戒中就規定公務員不得有哪些行為,其中就有與職務有關的行為,它雖強調的是紀律,但是在這部法律中的紀律條款;《行政機關公務員處分條例》第三章中列舉了違法違紀行為種類和處分檔次,其中有職務違法方面的條款;《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處分暫行規定》第三章中也列舉了違法違紀的行為種類和處分檔次。基于職務上的行為,違反了這些法規中的部分條款,也能確定“職務違法”。

再次,從行為性質上找“法”。主要在《刑法》分則中尋找對應條款。《刑法》分則對職務違法犯罪是一種行為描述,罪名有幾十種,而犯罪的具體情節多在司法解釋中另行規定。其中情節較輕的,不構成犯罪,那么他就是有刑法規定的行為,也是“違法”,但不涉及犯罪。

找到了監察對象違反了哪部“法”,并與其職務有關,則初核的目標基本就達到了,對需追究法律責任的,可考慮提請監委立案。

三、監委調查涉嫌職務違法犯罪應增強“要件”意識

違法犯罪構成要件與黨紀案件構成要件,理論是相通的,原理也是一致的,是依法依紀調查審查案件的基本邏輯和標準。原來辦理黨政紀案件,雖然沒有過多強調違紀構成要件,實際辦案中都在對照適用。在監察體制改革新形勢下,監委調查涉嫌職務違法犯罪問題,應更多增強“要件”意識,以職務違法犯罪構成要件主體、主觀方面、客體和客觀方面的基本標準為指引,有針對性地開展調查取證工作。在撰寫初核報告、調查報告和向紀委常委會(監委委務會)匯報案情時,更多從四個構成要件方面闡述和匯報,并在報告和后續處分決定中寫明違反了哪部“法”,這樣更有針對性,能提高調查人員適用法律的水平,增強被處分人員法律意識,體現調查處置工作的法治性。

總之,在《監察法》適用中,要不斷學習,互相交流。職務違法案件將來在監委辦理的案件中大量存在,是常態化的,既要審慎界定涉嫌職務違法行為,又要對已經涉嫌職務違法的行為大膽認定。(作者系安康市紀委常委)




下一條:貫徹落實容錯糾錯機制的幾點思考
上一條:針對違規發放津補貼或福利問題易發多發 各地綜合施策 既嚴肅整治...
传奇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