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理視角:《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在紀法銜接上的變化及實務問題探討

 
 
打印


作為紀檢監察機關的審理部門,承擔著對違反黨紀、行政紀律以及職務違法、職務犯罪案件的審核處理職責。近年來,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下,全面從嚴治黨和反腐敗工作推向縱深,紀檢監察機關對于違法犯罪黨員、公職人員的紀律檢查和監督調查工作進一步加強。作為違紀違法案件的審理部門,如何在案件的審理過程中準確把握違紀違法案件性質,綜合全案提出精準的審理意見,為適用黨紀政務處分提供充分的黨紀法律依據,對于審理人員來說就是要在充分把握《條例》變化的基礎上做到精準適用。

2003年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分則從第九章開始,通過七章近九十條對黨員貪污賄賂、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違反財經紀律、失職瀆職等違法犯罪行為種類以及相應的紀律處分進行了詳盡的列舉,對于《刑法》分則相當一部分罪名進行了承接,在具體適用時起到很直觀和鮮明的對照作用。

2015年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直接在總則第四章中通過八條對黨員的違法犯罪行為和紀律處分進行了原則性和歸納性的設置。

2018年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更是將黨員違反刑法和其他違法行為以及如何進行紀律處分歸納為一條,從而使得黨員違法犯罪的紀律處分條例最終確定為七條。

從2003年到2015年再到2018年,可以看出紀律處分條例在黨員違反國家法律規定的紀律處分規定上由具體到寬泛,由最初條例和相關法律法規的一一對應關系到如今的原則性、普適性規定。從表面上來看,在實踐中辦理違法黨員的案子上,的確給審理人員在適用具體的條例上帶來了不小的困難和挑戰,但是審理人員應該深刻理解條例變化的內在政治含義,新條例刪除原有的刑法已有規定的條款,絕不是說今后對這些刑法等都規定了的行為,黨紀就不再過問了,而是全面從嚴治黨在不斷深入推進中對規則規矩更全面、更普適的內在要求,我們黨對于黨員的違法行為不但要管,而且管的范圍更寬,實際上也更嚴了。

在對違法黨員紀律處分的規定上,條例的原則性與普適性的加強對于審理人員業務素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相關法律法規理解上審理人員必須對條文的立法本意和法律術語有更透徹和準確的理解,紀律處分條例的原則性設置并非擴大了審理的自由裁量權,而是在充分認定黨員違反法律規定的事實、性質和情節上,對照紀律處分條例依紀依法提出審理意見。例如對于吸毒黨員的處分規定中,2003年《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在十五章妨害社會管理制度的行為一章對此有具體規定(第一百六十條違反有關規定吸食、注射毒品精神藥品或者其他違禁品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留黨察看或者開除黨籍處分。),但2015年與2018年的條例中,由于刪除了相關章節,只保留了原則性規定,在近年吸毒黨員大增的情況下,如何準確適用相關黨紀處分條例也是值得審理人員深思的問題。大致一看,18年的條例中第二十八條與第三十三條第二款似乎均能適用,但二十八條著重于在紀律審查中依據刑法以及其他實體法來對違法黨員作出紀律處分,三十三條則側重于在司法行政機關作出的既定生效判決、裁定、決定基礎上,根據認定的事實、性質、情節作出紀律處分。由此可見二十八條主要針對黨組織先行處分以及在有關國家機關作出處理前黨組織可以據此作出黨紀處分,三十三條則是有關國家機關對違法黨員的違法事實作出的結論性意見,黨組織可以據此作出黨紀處分。然而日常審理中并不能完全以違法黨員是否被有關國家機關處理作為條例選擇的絕對標準,仍然要兼顧案件具體的情況作出準確的選擇。就拿辦理吸毒黨員的違紀案來說,公安機關如果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二條第三款(吸食、注射毒品的處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2000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作出行政處罰決定,那么我們當然可以依據18年《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三十三條第二款作出黨紀處分,但是如果公安機關依據《禁毒法》第三十八條(吸毒成癮人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機關作出強制隔離戒毒的決定:(一)拒絕接受社區戒毒的;(二)在社區戒毒期間吸食、注射毒品的;(三)嚴重違反社區戒毒協議的;(四)經社區戒毒、強制隔離戒毒后再次吸食、注射毒品的。如不配合社區戒毒,將解除戒毒協議,由公安機關實行強制戒毒。對于吸毒成癮嚴重,通過社區戒毒難以戒除毒癮的人員,公安機關可以直接作出強制隔離戒毒的決定。)對吸毒黨員作出強制隔離戒毒的決定,那么我們再依據三十三條第二款就不合適了,因為強制隔離戒毒是一種行政強制措施,與行政處罰有著本質的區別,此時我們就應該依據第二十八條,黨員的其他違法行為據此來作出黨紀處分。

在案件審理中做好紀法銜接,是一項任重道遠的工作,審理人員要立足崗位政治屬性,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切實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牢固樹立紀嚴于法,紀在法前的工作理念,不斷提升自身的黨性修養與法律素養,才能在紀法銜接的具體運用上看的準、拿的穩,如同山間架橋,紀與法的兩邊有一邊出現偏差,大橋就不能順利合龍。從政治和知識上把好案件審核的質量關,也就是從制度的貫徹上扎緊了管黨治黨的籠子,為紀檢監察機關貫徹好黨中央從嚴治黨的政治使命提供強有力的審核保障。

 




下一條:洋縣:加強政治建設 不斷推動全面從嚴治向縱深發展
上一條:針對違規發放津補貼或福利問題易發多發 各地綜合施策 既嚴肅整治...
传奇电子游戏